关于书写的思考

书写的历史

从接受文化教育开始,其实书写就从未间断过,只不过那个时候写的文字,都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存在的,而不是发自内心的。要说真正想要写点什么,并真的写了点什么狗屁不通的文章,应该是从高中开始的。

高中历史上应该有三个事情是跟文字相关的:

  • 参加广州市首届中学生环保知识辩论赛,获得唯一一个最佳辩手的称号
  • 参加校团委组织的校刊相关的工作,并拿了市团委校刊评比二等奖
  • 参加第七届中学生运动会,作为大会新闻中心网站负责人

看似很厉害,然而事到如今,我依然只能写写这种没有文化底蕴,连快消品文化都算不上的大白话无营养文章。

待到大学时期,因为专业原因,可谓是彻底地变成了「没文化」的人了。但是偶尔还是会写写博客无病呻吟一下,读过大学的朋友们应该都能理解的。

到了读 MBA 的时候,才是写作大爆发的时候。每周那铺天盖地的 essay,没完没了的 paper,永远做不完的 report,还有永远不够时间的 presentation。迄今为止我都无法理解我是如何完成那 6 万字的管理学论文并顺利毕业的,在我看来那简直是比技术类的毕业论文难太多太多了。因为这段时期的磨练,写文章也得心应手起来了,然而杯具的是写的内容全部都是议论文,而更更悲剧的是使用的语言是英文!因此导致了一些水土不服,虽然有不少的思考,可是由于过于严谨,导致到写什么都要找好多的资料作为参考引用。往往是写一篇文章只需要几个小时,而收集整理资料却要花上好几天。由于严重消耗体力和精力,又没有什么内在的驱动力,自毕业后也就没有什么文章输出了。

那些年用过的博客

写东西吗,总是想与人分享的,这就需要一个可以承载文字的载体。最初的载体自然是信纸,后来自然是互联网。然而由于缺少对于文字的敬畏,又不喜欢历史(这个观念现在正在改变),所以曾经书写过的很多内容都丢失了,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。毕竟放到今天,回头去阅读当年自己写的文章,去审视那个曾经年少轻狂的自己,也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最早开始在网上写东西是在 1998 年,那个年代还是 Bulletin board system 流行的年代,网络也还停留在 56K Modem 的速度。那个时候 Blog 的概念还并未兴起,大多是个人建站。网易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免费网站空间提供商,而我的第一个网站也就安家在了网易。后来网易取消了免费空间,最早写的一些文章也就随之消失了。

后来买了虚拟主机,做了另外一个个人的网站,写了些文章。但是由于虚拟主机运营商的主机质量太差,终究还是没用多久就放弃了。后来又陆陆续续地做了不同的尝试,比如国外的虚拟主机,MSN Space,Blogspot,Google Sites,Wordpress,百度空间等。

  • MSN Space,没了,官方关闭了
  • Blogspot,被墙了
  • Google Sites,被墙了
  • Wordpress,被墙了
  • 百度空间,没了,官方关闭了

在做了这么多尝试后,终于疲惫不堪了,与其这么瞎折腾,还不如不要写东西了。反正努力写最后也是丢失也不一定有人看,而不努力一定很舒服。正是在这种懒惰思想的怂恿下,我就这样轻易地放弃了从 1998 年以来自己写过的所有东西。

时间来到了 2014 年,偶然看见 Jason 同学在研究如何使用 Jekyll 来写技术博客。于是乎觉得静态页面也许是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,毕竟我不需要像 Wordpress 还得考虑升级和数据库备份的问题。经过了解与比较,最终选择了 Hexo 作为写作的工具,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对的。两年过去了,服务器已经迁移了很多次,而这次这个博客活下来了。

接下来呢?

其实一直想写一些技术之外的文章,但是写什么呢?感觉自己有很多想要分享的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感觉自己好像懂点什么,又似乎什么都不懂,更别说写出什么有深度的文章了。但我觉得人总得做点什么去不断地改变和进步,不为什么目的,也许只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。因此在朋友的「怂恿」和「劝说」下,我决定尝试和挑战一下,看看自己写文章可以坚持多久。

从小父辈就教育我不要常立志,要立长志,也许正是因为这句话,我也迟迟地不敢挑战去给自己定个目标。内心深处总是在逃避,担心自己信誓旦旦地要写文章,而最后却变成了常立志。其实历史上在健身和跑步这两个事情上,我一直保持了常立志的「优良传统」。但既然决定了,就得有个目标和规划,不盲目追求高产,从尽可能可以落地的角度出发,先给自己定个小一点的可以实现的目标,比如说每个月一篇非技术类文章(或者说非技术人员看得懂的技术分享、介绍类文章)。

对于内容的思考其实又回归到了写什么的问题上,为了更好的鞭策自己达成目标,我并不想给自己额外再设置太多的内容类的限制,就让它保持一个大杂烩的状态吧。

其实这篇文章就是我 9 月份凑字数的功课,和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立 flag 文。

Life is short, there is no time to leave important words unsaid.

赞助 Tommy 买书看
0%